#

行业动态

鼓励高负债的年轻人过度借钱消费,会害死一代人

      

在当今社会,鼓励高负债的年轻人过度借钱消费,会害死一代人。那些教唆年轻人要学会花钱,要敢于给自己加杠杆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01、以邻为鉴,可以明得失

东南亚金融危机之时,为了刺激消费,韩国政府提倡银行多向民众发放信用卡。于是,1999年至2001年,韩国信用卡迎来辉煌发展期;一时间,韩国民众的人均信用卡达到4张,每个人的信用卡债务总额约2000美元。

在得到信用卡授信后的韩国人,开始疯狂刷卡、透支消费;但由于韩国经济一直停滞不前,再加之很多韩国人盲目举债消费,致使其背负的信用卡贷款债务大大超过偿还能力。到了2003年,韩国拖欠债务超过90天的民众已经达到了劳动总人口的16%。

韩国储蓄率过去在全世界名列前茅,1995年的储蓄率为35.5%,2003年降至27.3%,到了2007年直线下降到了2.5%。与此同时,韩国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自1998年来翻了一番,达80%,与美国水平相当。

自此,整个韩国都陷入了一种“破产社会”的恐慌。

历史总是带有戏剧性和重复性,14年后的中国年轻人似乎正在上演一场相似的“消费危机”。

02、会花钱的中国年轻人们

中国年轻人们的正在变得越来越爱花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去年,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了一份中国人消费习惯的报告。这份报告讨论了年龄在18——30岁的80后和90后的中国千禧一代的消费习惯。

根据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以80、90后为代表的千禧一代正在逐步增加消费支出,这部分人的消费总量将会从 45% 上升到 53% 。

目前,他们的消费能力以每年 14% 的速度在增加,是 35 岁以上群体的两倍,发展到2020年千禧一代将超过城镇人口的三分之一。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数据并非无中生有,据去年的双十一统计显示,天猫品牌销售总额榜单TOP50中诸如耐克、阿迪达斯、小米、优衣库、ZARA、三只松鼠、森马、New Balance、GXG、VIVO、GAP、百雀羚、李宁等品牌,其至少有超过60%的用户群体为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们。

面对着这些客单价成百上千的大品牌们,年轻人的花钱欲望得到了充足的体现,毫不费力的将他们推上了备受瞩目的品牌销售榜。

无论是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还是双十一各大品牌的销售战绩,它们都在提醒着我们:千禧一代正在成为消费的主力军,属于他们的消费时代,来了。

03、每4个90后就有1个人在花呗上进行消费

尽管年轻人的消费能力在不断加大,但他们和上一辈人提倡“储蓄消费”不同的是,千禧一代更青睐于“信用消费”,与之相对应的是个人杠杆率的不断加码。

这一消费观念的背后,其实是整个宏观经济政策的转变。

我们在讨论经济形势或前景时,总喜欢将目光聚焦于房地产市场、工业指数、信贷规模等经济金融指标或财政货币政策的走向上,却对消费给予较少的关注。殊不知,中国经济增长结构正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根本性的改变——消费已经取代投资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

众所周知,我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于“三驾马车”——即出口、投资、消费;在08年经济危机以前,我们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于出口、投资;在经济危机后,出口和投资增长速度接连放缓,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便成为了经济发展的新着力点。

在“拉动内需、刺激消费”的号召下,金融业争当了先锋军,一大批现金贷、小额贷款、消费分期的公司,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传统银行和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加入了战场,京东推出了京东白条、阿里巴巴的花呗,后来,“古老”的传统银行机构也加大了对这一方面的布局。

他们都盯上了年轻人的钱包,通过兜售信用,以信用借款的方式授予年轻人们超前的消费力。

拿蚂蚁花呗来说,根据其发布的《2017年年轻人消费报告》数据显示,在中国近1.7亿的90后里,有4500万人开通了蚂蚁花呗,也就是说每4个90后就有1个人在花呗上进行消费。

双十一时,花呗曾给八成用户提额,人均提额2200元。蚂蚁金服官方曾宣布过,花呗拥有1亿的用户群体,也就是说在“双十一”当天,蚂蚁花呗至少给8000万用户追加了1760亿的信用额度。

花呗提额为的是什么?就是要让它的主要用户群体——让80、9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产生一种幻觉,让你觉得自己有钱,可以任性去消费,去买买买。各类现金贷和消费分期也是如此,就是通过授信给予大量的虚拟额度,让年轻人去消费,去买买买。

通过透支年轻人的信用来刺激其消费欲望,就像你为了赚钱而透支健康一样,然后在无形中增加他们的个人杠杆。

04、套路面前,都是等待收割的“韭菜”

殊不知,这是一个巨大的套路。

与上一次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体系大规模鼓励居民进行消费,刺激经济增长不用的是,上一辈人通过向银行借钱、透支消费是为了进行资产配置——比如买房、买车等等。

而花呗、京东白条以及各类现金贷、消费分期等的出现,却仅仅只是一种纯消耗性的消费。

等你消费完了,只会发现除了账单上白纸黑字的还款日期外,什么都不会剩下。

自此,在各类现金贷及消费分期公司的暴力催收下,还不起钱的年轻人跳楼的跳楼,打裸条的打裸条;当然,很多人认为还不起就跑啊,可是就算人跑了,信用能跑吗?

银行每个月准时将信用卡账单上传至央行,各类现金贷、小贷公司也大多对接了央行的征信系统。

“经济身份证”一旦无效,真的还能安然无恙的生活吗?

再退一步,就算借款的平台没有对接央行的征信系统,可是在暴力催收面前,年轻人只不过是个笑话。百度贴吧戒赌吧里的“老哥”们,哪一个没经历过暴力催收的恐吓,哪一个又不是不是身负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债务最终在暴力催收下无奈出逃、背井离乡。

所以说,在套路之下,只要上了钩,那就只会有一个结果—— 被收割 。

05、年轻人的杠杆是加不完的

很多人说年轻人未来的收入增长期长,早期杠杆所带来的负担,今后会在通货膨胀下慢慢会稀释。要注意,这里说的“杠杆”是指用少量的资金操控大量的资源来放大收益和亏损的工具。

而现在年轻人的杠杆是由消费产生的纯支出,是得不到收益的,反而会以叠加利息的方式不断亏损,两者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话说回来,为什么年轻人的杠杆是加不完的?原因有三:

1、年轻人的消费思想正在被改变

不同于他们上一辈的“储蓄消费”,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信用消费”。在消费升级的时代浪潮和众多鸡汤文的吹捧下,追求“品质生活”,打造“中产生活方式”的消费模式让一众年轻人的消费思想开始改变。

“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成为一种社会通识,为此不惜通过抵押自己的信用去各类借款平台借款消费。借钱整容、借钱买奢侈品、贷款赌博、炒股等新闻更是层出不穷,而只要打开了这个闸门,个人杠杆率不可能不加大。

2、分期消费不断渗透

最近几年,各类消费分期公司的兴起,几乎让消费分期覆盖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吃喝玩乐,通可以通过分期付款来完成,而在这个分期消费过程中产生的利息,都在隐秘的给年轻人加杠杆。

据悉,目前市面上不少消费分期平台,“其利息已经高达100%,甚至400%”,利息就像一个雪球,让年轻人的杠杆越来越大。

3、多头借贷让个人杠杆持续加深

很多年轻人为了避免借款逾期而产生高额的利息费,甚至不惜多头借贷来填补资金窟窿,据媒体资料显示,平均每个互联网金融借贷用户都至少在2~3家借款平台借贷,多头借贷让一众年轻人在资本面前,如同一头头待宰的羔羊。

其实,杠杆加大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当年轻人的信用透支完毕后,这场收割“韭菜”的资本游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