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业动态

为什么有钱人更会花钱?

      

姐姐几天前去参加同学婚礼。那个同学毕业后考上家乡公务员,对象是当地的土豪,虽没正式工作,但家里很有钱。他们曾来过北京玩,姐姐问他们想去哪里,同学不假思索说:“去王府井啊!”在购物时,男生把显摆做到了极致。

1、奢侈品也盖不住的“穷”

说起口红,“最低也得买上千块的”,看到衣服,“就买最贵的”。姐姐有点无奈,原来在他们的心目中,身价还是只有奢侈品才能匹配。

这些年,许多人腰包鼓了起来,从县城走到省会,从国内走到国外。

富一点的,热衷于香奈儿LV;穷点的,起码也得往身上套个杨幂、陈伟霆同款。反正只要明星穿什么,他们都喜欢。

甚至一些中国名人、明星,也很喜欢往自己的身上贴金抹彩,参加个晚宴,就恨不得把所有能看得见的家当都戴上。

至于看不见的文化、内涵、品位,抱歉那并不是他们能考虑的。

以至于《金融时报》都曾经调侃:“中国人对于买名牌包包毫不手软,却一向不愿为知识和经验买单。”

西方有一句谚语:诞生一个百万富翁只需要十年,打造一个贵族却需要三代。

中国也就句俗话:富不过三代。

其实指的都是财富背后深层次的素养和格局。

著名的政治学家以赛亚·柏林曾经提出过一个著名的 弯枝理论 。

说的是每个人遇到困苦时,就像一根被强力扳弯的树枝,积聚着创伤记忆。

当我们终于实现财富积累后,就产生一种强烈的雪耻情结,以一种突然爆发的和具有进攻性的态度来完成自我认同。

所以,对于那些暴富后急于炫耀的人,我能够给予同情和理解。

真正的富人思维,必须超越“创伤记忆和雪耻情结”,甘于做一支弯枝只能让我们获得短暂的成功,唯有深层的富人思维,才能留住我们的财富并且过上更高级的人生。

2

有钱的人“更小气”

周润发曾在《艺术人生》上说:我不喜欢穿名牌,除非有必要,我觉得衣服穿着自己舒服就好了,不是穿给别人看的。

他说到做到,所以我们能看到发哥穿着15块一双的人字拖出门。

这种生活态度足以让那些幻想一夜暴富然后挥金如土的年轻人感到震惊。

真正的富人,早已超越了通过炫耀来获得满足的初级层次,更加看重生活的品质和人生境界。

比如,日本富人之间流行“三不拥有”的哲学:不拥有存款(去世前最多留2000万日元)、不拥有房子、不拥有头衔。

在这一点上,动辄挥金如土的国内新贵们真的应该向日本同行好好学学。

当然,国内富豪圈里也有活的明白的人。

比如远大集团董事长张跃,在富了以后,也有过一段奢侈期——酒店要住最好的,晚餐要吃两个小时,还买奢侈的私人飞机。

后来,张跃偶然间接触到艾伦·杜宁的《多少算够——消费社会与地球未来》。

他被里面的极简主义的生活观所折服“人们必须改变生活方式,理性地控制创造财富的力量,创造一个量入为出的社会”。

据说后来张跃把衣服和裤子控制在10套以内,吃饭绝不浪费一粒米、一滴汤。

在2010年的深圳卫视上他还向王石传授经验:“给头发上打油,可以用橄榄油,比摩丝便宜,还没有任何化学毒素。”

想要做到基业长青,开源节流、摒弃过分的享乐,将精力投入在事业上,这三点永远是不二的法门。

3

把钱花在对的地方

巴菲特有一句名言:“永远不要乱花钱。”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同样信奉这个信条,他是一名极为成功的地产商,他对于每桩交易的“高性价比”更是要求甚高。

十年前,联合国耗资16亿美元翻新总部大厦,特朗普表示“5亿就够了”。

2012年,又怼联合国大厦装修,称若是他来做,一定会用性价比更高的材料。

特朗普不是光打打嘴炮,审批筹建新驻以使馆时,他亲自打电话咨询具体情况,最后硬是将本是10亿美元的预算缩减到千分之一。

喜欢打商战的特朗普,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有多爱钱,以及他有多会省钱。

就像《节俭的力量:超越时间富足一生的生活方式》中说的:

真正坐拥金山的财富赢家不但在经营企业上很有天分,多数人还是理财能手和省钱专家,能够非常有效的安排时间、精力和金钱,而把节省下来的资源都用于财富的积累上面。

真正的富人思维,会把经济上的独立看得比衣着光鲜的显摆更重要。

社会学宗师韦伯在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曾经把资本主义崛起的秘密,归结于那种不断进取而节制享乐的清教主义精神。

拥有这种精神的人,在个人和家庭消费上都十分理性,他们当中少有那种脑袋一热就烧钱的冲动型消费者。

退一步讲,即使我们只是普通人,但如果能把感性购物的时间用在如何投资、写作、锻炼身体上,受益往往更大。

4

能力之内,只要最适合

从本质上说,社会分层不光体现在财富上,更是体现在智识上的高度分化。

日本作为高度平均化的社会,上至富豪下至民众都极难容忍“炫富”行为,甚至很多官员还奉行“十分钟就餐”原则,过分铺张和浪费在他们看来是大忌。

日本富人的住宅设计风格也很简约,各种昂贵名牌摆满房子反而被认为是“庸俗”。

“吃完道谢,吃剩道歉”是日本普通人的常识,浪费更是被日本民众看作为一种“耻”。

作家布尔沃曾说过,如何使用金钱能够表现一个人的性格。

而现代人的价值,普遍都以消费能力来衡量了。

作为现代人,我们每天都会被各类广告所包围,这些广告会告诉你,用了什么就会变美,穿了什么就会变高级,然而买完以后,该吃的土还是要吃。

一个人的消费能力总是有限,在不同需求中总是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产品,有计划的理性消费,才能像个“有钱人”。

毕竟,还没发财,就想外表像个暴富,那只能说明已经穷到骨子里。